彳冬四夕

颓废。

九行空白部分
一直没找到敏感词只能发图片
食用愉快

周翔
神奇的文体
ooc有,注意避雷
开个小车(中间空白处,发的图片)
上神翔x皇帝周
食用愉快。



孙翔最近挺苦恼的。
他堂堂上神如今却是要到凡间渡劫。
渡劫就渡劫吧。
可偏偏他还带着记忆。
算了。
走一步是一步。

天气晴朗,适合散步。
周泽楷穿着便服走在商贩间,脸上神色不同往日龙椅上的肃穆威严。
全然默默。
很好。
看着平民百姓面上那朴实无华的笑。
周泽楷点了点呆毛。
紫色的人影慢慢向周泽楷走来,却是侧对着周泽楷。
然后,没有任何意外。
两人相撞。

孙翔正新奇的看向一旁的糖人,不知怎的就撞上了一个人。
正想道个歉,却见那人就默默看着自己什么反应也没有。
孙翔没有来的怒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啊!”

“没。”周泽楷倒是不恼,半晌才回了他这么一个字。
面前这少年一身紫袍,颜色不是常见,花纹更是罕见。
最主要的,是那金发金眸。

孙翔一脸复杂的看着这个“脑子有点毛病,说话功能有点”的人。
却看见了他身后隐约的龙气。
淡金色。
跟他的瞳色很是相像。
不过,龙气。
只有当代帝王才能拥有。
孙翔微垂了眼帘,然后看着这人。开口说道。
“我可以帮你一统天下,只是你要许我一处桃源。”
凡人寿命那么短,寻处静地自然是好。

不得不说。
周泽楷听见这句话也是一愣。
呆呆地像是对于他知道自己名字而感到诧异。
倒也是好,
统一了这天下自己就真的能自由了吧。
“好。”
照例是沉默之后的单字。

孙翔不可能想到。
天上那司命怎会如此随了自己的愿。
劫是要历的。
而且已经避不开了。

答应了别人自然是要遵守诺言,发布命令孙翔是果断的。
作为上神长年治理手下,人间的帝王心计他也是多少会一些。

周泽楷端端正正坐在书房里,眨着眼睛看一道道命令从自己面前淌过。
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天下尽为一国。
欢歌笑语,不亦乐乎。
孙翔看着,嘴角也是染上点点笑意。
这是他创造出来的。
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夜真的很静。

人间几年,弹指一瞬。
周泽楷却是退了位,让给了 孙翔
原因只有一个。
“适合。”

终于说了两个字,孙翔想庆祝,却是没有那个意思。
他也不知道就这么两个字会成为永别。
如今,把天下交给他。
可真是。

周泽楷看着登了位的孙翔。
却是再也笑不出来了。
突然咳嗽,又看了孙翔一眼,消失在宫角处。

孙翔快要疯了。
他无论如何也是找不到周泽楷。
这几日总还是有人反抗,却被他压制住了。
这一次,他是真的觉得无助。
每每回到自己寝宫,举目都是周泽楷用过的器具。
可是那个人不在了。
物事人非。

周泽楷,死了。
这是从娘胎中带出来的病,根本无解。
他想,最好还是离开孙翔吧。
死别,不如生离。
他很平静的等着死亡的来临。
眼前一黑。

六十年早已过去,六十年间天下太平。
自是孙翔的功劳。
他一生没有纳妃,也是没有子孙后代。
所有人都不及你,你可知道,我心里的空虚从未消失。
后来他自是过了这劫,回到了天宫却开始郁郁寡欢。
直到有那么一天,他听说有人跨越仙凡之隔荣列仙位。

周泽楷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
突然就能再睁开了眼睛,看见面前的一个人。
也或许,不是人。
只听着他对自己说自己成了仙,过几日便进行典礼。
周泽楷只是麻木。
没有孙翔,又有什么意思。

仿佛这就是缘分。
红尘如梦。
“,。”
“孙翔。”

你在啊,真好。

KING'S GAME-贰

国家队日常,涉及楚苏,喻王,肖戴
全员向
国王游戏
以上,
食用愉快。





FIRST TIME.two part.

看完了叶黄的恩爱,第二局楚女王准备放飞自我。这一次也不用什么中国好队友了,要下的命令脱口而出:“黑桃5公主抱黑桃6。”
说完这九个字没有多久,看到表明身份的两位,楚云秀只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苏沐橙是先翻转她的牌的,黑桃5。有那么一瞬间楚云秀觉得自己眼花了。然后喻文州无奈笑笑,翻转了他的牌。
黑桃6。
好了,不是眼花,是真的。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楚云秀在看见苏沐橙默默朝她投来的哀怨的小眼神,只想捂脸。
“那个…如,”楚云秀还没说什么,就被肖时钦的话打断了:“游戏规则不能再改了,不过沐橙是女孩子,把喻队公主抱到双脚离地就可以吧。”
他说话的时候还在看着楚云秀,那意思分明是,不要阻碍他看戏。

肖时钦你等着,我回去就找小戴打报告。
妍琦听我的,云秀。

两人对视相隔的空间仿佛是雷电交加。
喻文州和苏沐橙已经面对面站在圈子中央。
夏天并不需要撸袖子这种操作,穿着t恤也撸不上去。苏沐橙不会矫情,喻文州就更不用说了,剩余十二人各怀各的心思在一旁看戏,大概跟大部分人心理不相同的,就是楚云秀和王杰希了。
一位是紧张,另一位则是,
醋。

是的,生活中不只有柴米油盐,还有酱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茶。
他都还没有公主抱过喻文州,
呵,凡人。

苏沐橙蹲下,一只手放在喻文州腿弯处,一只手把在喻文州右臂上。知道自己是黑桃5并不是一件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不过还好,喻队会比较轻,抱着应该,能简单点。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但苏沐橙让喻文州脚离地,她也站不稳了。女孩子身体本来瘦弱,喻文州就算轻,也是个汉子。
老套的情节又出现了,苏沐橙没站稳,身体向后仰去,手在不自觉间就松开了。喻文州脚并没有离地多少,按理能站住,可苏沐橙松开的太过突然,唯一的后果就是喻文州也重心不稳。
两人向着不同的方向却都是向后仰去,不存在的摔到地上。

这不,楚云秀就在苏沐橙背后,苏沐橙一仰她伸手就能接到。楚云秀的确这么做了,顺利接到目标。画面要多唯美有多唯美。
苏妹子坐在楚女王腿上,面庞还微微发红。
看着苏沐橙盈满笑意和羞涩的脸,楚云秀没由来也红了脸,用手轻轻拨掉苏沐橙脸上的碎发,任着她坐在自己腿上。抱着苏沐橙的手扣了扣,无比真实的触感。
终于抱得美人归,楚云秀才不管之前什么紧张、忐忑。把自己的头搁在苏沐橙颈窝,缓缓笑了起来。笑的张扬明媚,红唇在她锁骨处印下,留了个鲜红的唇印。
“有了我的标志就是我的人了,沐橙。”
楚云秀用仅有她们俩才能听到的音量跟苏沐橙说着。
“秀秀,我一直都是你的人。”苏沐橙没有反对,而是扭过头在楚云秀脸上啾了一口。
淡粉色的唇印不显眼却真实存在。

看看那边喻文州王杰希,情况就与楚女王跟苏妹子完全不一样了。
想想王队的身高,接住喻文州连后退摇晃都没有,直接站在那,低头看着怀里的喻文州。
没错,虽然不是四大心脏之一,但王杰希的心也不是不脏。现在他就公主抱着喻文州,脸上还带了点洋洋得意。多少有些夙愿以偿的意味。
这个时候就没有什么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了,满满的都是糖糖糖糖糖糖糖糖糖糖糖糖糖糖糖糖。
喻文州难得产生抗拒,“快点放我下来,王队。”
“不放。”
“……”
面对突然开始耍无赖的三岁小杰西卡,喻领队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束手无策了。王杰希到是觉得,到手的媳妇当然要牢牢抓住,不然怎么带回家。
“放我下来。”还想着挣扎的喻队不死心重复了一遍。
“除非喻队过来亲我一口。”
喻文州看着无赖模式依然开启的魔术师先生,妥协了。

偏头闭眼,朝着王杰希的面颊印下,没想到接触的会是,王杰希的唇。喻文州因为闭眼,所以看不见王杰希在最后一秒转了个角度。

正正好好,四唇相接。

没有过多的缠绵,只是简简单单的相碰。两人几乎是同时离开对方的唇,目光相对,喻文州看的清王杰希双眼里的爱意。

只对于他的爱意。






还有一个小惊喜
第一串的醋是二十二个,喻文州的笔画
第二串的是十九个,王杰希的笔画
唯一的一串糖是十六个,喻王的笔画
这样

KING'S GAME

国家队日常,微量楚苏,周翔
规则有改变
假的红线
以上
食用愉快



FRIST TIME . one part .

足矣容纳十四人的客厅,十一男两女围成了一个圈子,面色肃穆,不言不语。
突然,门开,王杰希缓步走入,抬手晃了晃手里的四棱柱,语气平稳:“幸不辱命。”
顿时,沉默打破。楚云秀方锐黄少天唐昊立刻站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王杰希那里。
目标就是魔术师的左手,拿着四棱柱的那只手。
可惜,未果。
王杰希冷淡瞥了眼冲过来的四人,把左手东西扔给喻文州,捶胸顿足都不够形容奔来的四人。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没有孙翔?
他正和周泽楷吃江副队给他们准备的零食呢,虽然呆萌的周队每天都能看见,但能多看看也是很好的。
这样。

“喻队,你发牌。”
“那就多谢王队了。”喻文州面色温润,接下来王杰希抛给他的扑克牌。
“王大眼,偏心也不能这么偏吧。”上梁不正下梁歪 ,作为兴欣队员,方锐深受叶修熏陶,跟他一起叫王大眼叫的越来越顺口。
“就是。”楚云秀也发表着她的不满,四个人里面她是最快的那一个,如果没有王杰希刚才那出,现在拿到扑克牌的就应该是她。但能看到两人日常恩爱,
这次就不计较了。

喻文州拿出红桃黑桃A到7,一共是十四张牌,又把大王挑出。共计十五张牌混在一起,在他指尖翻飞。

闲到无聊的国家队在半个小时前终于爆发了,最开始就是黄少天,“有没有可以玩的东西!本剑圣要无聊死了!”
其余人跟着他,叽叽喳喳在客厅闹开了。显然叶修不可能开口去阻止,以叶修的话来说,他懒得去管。
身为领队,喻文州充盈着荣耀女神赋予他的光辉站了起来:“各位,安静一下。国王游戏有人玩吗?”
成功让客厅安静下来。王杰希沉吟片刻,提了个小小的建议:“我们人多,要不,一个国王可以指派两次,每次不超过三个人,如何?”
没有人反对,既然这样,当然要有人去买牌,这个重大的任务就安在了王杰希身上,至于为什么,游戏新规则是他规定的。
孙翔翔刚想说,为什么不是提出游戏的喻领队去的时候。接收到了王杰希威胁的目光和喻文州天使的微笑。
孙翔,默默转身,撕开零食的包装袋,递到周泽楷面前。
咔嚓咔嚓咔嚓。

抽牌完毕
看到自己选择的牌,有人欢喜有人愁。最欢喜的那个就是楚云秀了,她翻过来自己的牌。啊,欧气满满。
红色的JOKER,特别清晰。喻文州把最后余出的那张牌放到楚女王手心。
女王与小白鼠的游戏开始了。
苏沐橙像是不经意的瞥了眼叶修,另一边垂下的手比了一个“三”,还没摆多少呢,就被一只修长的手遮住了。
苏沐橙抬头对上叶修双眼,吐了吐舌头,明明自己也很期待呢,还装的这么正经。
“下次不准胡闹。”叶修揉了下苏沐橙,再没说什么,想点烟的手因为是在酒店停下,无奈抓了抓头发。
这边楚云秀接收到喻文州传递来的讯息,叶修那一挡并没有起到什么阻碍的作用。
苏沐橙微笑着朝楚云秀眨了下眼睛,楚女王也回她一个明媚的笑容。
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有了队友的助攻就是好。楚云秀在心里给苏沐橙和喻文州疯狂点赞,面不改色地行驶他的第一次权利。
“红桃三亲吻黑桃三锁骨以上任意部位,维持三秒。”









看到自己手里的黑桃三,烦烦,欲哭无泪。却看到不远处在苏沐橙旁边的叶修亮出了他的红桃三。
好像,没有那么糟糕。
从看到苏沐橙的小动作之后,叶修就能预料到现在的场景,“黄少天,过来,等着哥去你那吗。”
黄少天看上去不情不愿磨磨蹭蹭,实际上,喻文州看见了他宛如一个苦力怕的心。
原地转三圈,BOOM一声爆炸。

“闭眼”叶修略带沙哑的烟嗓就是拥有一种让人信服,跟着他去做的魔力。与平日随意不相同的是,他语气平淡,又掺杂询问。
黄少天乖乖闭眼,一片黑暗的情况下,他感受到眼睑的温热。
叶修右手扣住黄少天右脑,左手半环住黄少天落在他背上,唇与他眼睑接触。叶修也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三秒到了却没有停下来,这时也没人去开口提醒。
九秒。
叶修的唇缓缓离开黄少天,虚胖的脸上染了许久不见的点点笑意,
“少天,你就是我所憧憬的那颗太阳。”









-
一个小科普,吻在眼睑代表憧憬
顺便,空的两个大长白都是九行
要长长久久的

红线「1」

账号卡来到现实
有个让人不省心的mas也得认
账号卡心里苦账号卡不能说
本章涉及魏果、包罗
以上
食用愉快。


part1.兴欣

第一声冲云激石的尖叫来自美女老板娘,紧接着是高龄老魏一句回音滚滚的“卧槽”。
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半分钟前
陈果迷迷蒙蒙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张放大的脸。雪肤乌发,明眸皓齿。身上的装扮就没有那么正常了,是陈果熟悉无比的穿戴,都是她曾经无数个日夜精心挑选购买的。
从头到脚。
脸颊接触到柔软细腻,再看那“人”笑眯眯看着她说了一句:“果果,早的。”
不得不说老板娘承受能力有点差,魏琛那可以穿到千里之外的两个字,没有任何反应。愣了很长的时间才找回自己声音,“逐,逐烟霞?”。虽说是问句,但她清楚地知道这就是逐烟霞。
她的账号卡,她的心血。吗“mas,先去洗漱吃饭,我们出现的原因现在还不能说。”逐烟霞推着陈果近了洗手间,魂还没完全归位的陈果并没有注意到那个“们”。
逐烟霞背靠着门,迎风那边,快OK了吧。

魏琛一向听着闹铃起床,闭着眼睛穿好了拖鞋,刚起身却又摔回床上。这么一摔,最后的困意也被甩走了,他终于清醒,就看见一个笼在术士袍的迎风布阵。跟他一模一样的脸。
魏琛下意识一句“卧槽”脱口而出。
“我说mas,虽然老了不经吓,但也不至于吧。”猥琐的意思都差不多,魏琛这么评价他的卡,还带着点炫耀的成分。
有什么好炫耀的啊喂。
“老夫惊讶你怎么穿的这么落魄呢,连死亡之手都没有,啧啧啧。”不反击的那就不是魏琛了。他没想到这“死亡之手”刚好戳到迎风布阵脆弱的小玻璃心。

要不是为了mas们怎么可能被荣耀女神暂时没收银武啊;mas们就不能让卡省省心非得帮助你们成双成对;作为卡你当我们闲的啊从荣耀大陆出来。
以上,迎风布阵只能在心里咆哮。

看魏琛已经穿好衣服,迎风布阵算着时间,逐烟霞那边应该差不多了。扯着魏琛就离开了房间,飞舞的术士袍完全遮挡住魏琛的视线,他也没那个力气去挣脱迎风布阵,只能任由他的卡er拽着自己走。
不远处,逐烟霞和陈果几乎是在重复相同的动作。
眼看着越来越近,不知情的两人完全看不见前面的路,更看不见逐烟霞与迎风布阵脸上的笑容。
理所当然的,魏琛跟陈果相撞。
看到有人朝自己来,还躲不开,下意识的动作会是什么?
当然是伸手去抵挡了,此时老魏第一反应抬起手臂挡住陈果,抓到一团柔软。未等他反应过来手就被大力拍开,他面前的陈果脸色潮红,可以说是羞的也可以说是气的。
“负责!”
等待挨骂的魏琛听到这么两个字,大喜过望,一把抱住陈果,开心到语无伦次,“好好好,我负责,一辈子的都用来负责。
相处也不止一年半两年了,如今那层窗户纸被迎风布阵逐烟霞捅破,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红线任务完成度:11.11%】

在一旁看着的两张卡同时接收到这个消息,怎么还有比他们快的。
不科学啊!

包子罗辑就是这个不科学。

小昧光一看见罗辑就拽着他去隔壁房间,开门的时候手顿了一下,打开之后,两个包子在地上坐着。

包子入侵一早到了这就看见睁眼盯着他的mas,连他都没反应呢,他家mas就开始说话了:“包子入侵?我是你mas啊!你今天怎么过来了,想跟我说什么还是告诉我今天是狮子座的幸运日……blablabla……吧啦吧啦吧啦……”

怎么他mas比夜雨声烦的mas还要烦人!忍无可忍的包子入侵一把捂住包荣兴的嘴:“mas今天没有星座没有妹子,只有我的卡还有我小弟和你小弟!”

包荣兴坐在地上反应了很久,动动嘴:“我小弟一直在隔壁挺好的。”

包子作为账号卡脑回路其实是跟mas一个样子的,所谓,遗传。“我小弟过来了。”

话音刚落,门就被打开,接着进来的就是昧光罗辑。

“小弟!”包荣兴招了招手,明显看的是昧光那边,与他相同的,包子入侵简直是镜子,说同样的话做同样的手势,只不过是对着罗辑的。

“这是我小弟,不是你的。”包子转头看他家卡r,一脸严肃认真。不可否认的是,罗辑一进门先看的是包子入侵,让包荣兴微微有些不爽,

纠正一下,不是微微,

是非常。


罗辑脑子里听了包荣兴的话,不断回旋着“我的小弟”。很开心,非常开心,罗大学霸觉得比作出一道难题还开心。

这两人也不是什么旧社会顽固分子,认清自己的也只有自己。这话他们都知道,明白,了解。

多么顺理成章的爱情啊,包荣兴和罗辑,他们在一起,仿佛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有任何的不协调违和感。顺其自然,包子入侵和昧光顶多算是个推波助澜的。


【红线任务完成:5.56%】


这个时候,老板娘和魏琛还在那里洗漱呢。

黑白「4」

由衷感谢客串的小酒吧
是甜的
来跟我一起念
江张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以上
食用愉快。




“啊是。”江波涛毫不在意张新杰话语的杀意,随随便便就说出自己去过撒旦房间,还没让他知道这个事实。
对他来说现在喝到酒才是最重要的。
张新杰没什么表示,望着江波涛已经远去的背影,脚下久久未动。

张新杰非常容易被捕捉。
几次刻意卡时间去地狱并顺利见到张新杰的江波涛如此总结。
自从上次在遇见江波涛去酒窖之后,张新杰就开始频繁见到他,不过……张新杰无框眼镜上闪过白光。
他对于这位不知名字的生物一点了解也没有,而这个生物对于自己可以说是非常了解了。看来是需要坐下来十分“友善”地聊一聊了。
于是当江波涛又一次“偶遇”张新杰的时候,看见张新杰那张依然面无表情的脸,默默颤抖起来。与人间有种名叫土拨鼠的生物宛如一家人。

(江:不,我是鬼,谢谢。)
(张:按人类的说法,严格来讲,土拨鼠是动物。)

扯回话题
江波涛与张新杰在撒旦城堡外的小酒吧内一间隐秘的屋子坐下,屋子与屋外喧闹截然不同,空空荡荡,只有一张白色沙发。
这是张新杰第一次这么仔细打量江波涛,面色不算苍白,看起来不像是阴间的鬼或恶魔;双瞳不是金色,所以并不是天使;那种让恶魔感觉到恶心的仙佛气息在他身上没有任何体现;当然,能出现在他面前的绝不可能是人类。

那么问题就来了

“你是谁。”时隔多分,张新杰又向江波涛问出了这个问题。
江波涛听了他如此直白的问题,怔了一下然后回答到:“我是鬼,活在地府的那种。”
“判官?”
“嗯是。”
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对话了。
至于为什么张新杰可以这么快的判断出江波涛的身份,当然是因为地府判官名号过于响亮。
以这位判官自己的话来说,仙佛神鬼魔中,只有他宛如一个正常人类。
五界中对于这位判官的传闻也是非常的多,多,多,多多多多多。

神宴每次都应邀却从不露面,谁都找不到,却在来宾上有他的名字。
地府鬼魂混乱,判官笔一扬轻松平复了连阎王都没办法平复的局面。
跟斗战胜佛比了一场,最后竟是金蝉子制止了他们,不过据降龙伏虎罗汉描述,一向温和的金蝉子额头上多了几道十字路口。
等等等等,
这些不过是冰山一角。

现在还可以加上一条,去撒旦城堡找血腥玛丽喝,从来没有让撒旦发觉,知道。
很多鬼在提到他们判官大人的时候脸上全是尊敬和憧憬。张新杰就亲眼见到,一群鬼在谈起判官的面部表情。
总有种感觉,判官在地府的地位比阎王还高。

以上江波涛做的事情让张新杰对他有个先入为主的印象。
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只,温和有礼,耐心细致,的鬼。
似乎反差有点大啊。
江波涛在那边品着血腥玛丽,看张新杰陷入了沉思。这只恶魔身上没有戾气,倒更像是那些天使,周身围绕着圣光。
果然每一界总有那么几个神奇生物。

(张:[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语气平淡]我的身体各项特征机能与地狱正常恶魔没有丝毫差异,戾气这个东西我也有,你看不出来并不代表它不存在。所以最神奇的只有你,判官先生。)
(江:[微笑看着一本正经一脸严肃的张新杰,并没有反驳什么,单手环住他拐到自己房间])
(以下内容请自行脑补)
(江os:认真起来的张实在是太可爱了—————)

三日游【周江周】(第一日清晨)

无论何请看最后

涉及周泽楷2、3、6、9

论周泽楷有多可爱
大概反差萌
搜索系列
以上
食用愉快



“我该回去了。”
周泽楷站在江波涛面前,某名有些不舍。
江波涛听见这句话差一点热泪盈眶,短短三日仿佛过了三秋。看着周泽楷第一次在他面前流露出伤感,江波涛心中突然产生了名为“不舍”的情绪。
“我们会想你的,而且,你也一直有我们,不是吗?”江波涛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很温柔,没有弄乱。
“那,再见。”周泽楷的声音随风散去。
“再见。”江波涛微笑看着周泽楷。

72小时前

“江波涛,你看小爷帅吗?”
一清早听见这句话的轮回翻译机,瞬间死机,紊乱的翻译机先生选择退回自己的房间。关门,深吸口气,开门。
谁能告诉他镜子前的那个玩意是他家队长吗?!
没等江波涛恢复正常,侧面那扇属于杜明房间的门,伴随“咔哒”一声,把手渐渐下旋。
杜明打开门,什么也没有。他刚才好像有听到了队长和副队的声音,难道是幻觉?大概是做梦吧。杜明打了个呵欠,回到自己房间开始洗漱。
走廊恢复安静。
后来江波涛表示,那个时候他只是不想去祸害祖国的花骨朵儿。他也不清楚他当时是怎么想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周泽楷,绝对不能被队员看见。

于是,周泽楷的房间里,轮回的正队副队面面相觑。空气突然间陷入沉寂,还泛着点尴尬。
“江”
隐约江波涛听见有人叫他,但对面的周泽楷什么也没说,嘴唇都没有动。只是看着自己……旁边?
然后江波涛感到手一侧的床轻微陷下,一个带着温热动小东西裹住他的拇指。低头一看,大约二十厘米的无浪手办。江波涛还记得这是荣耀官方周边。
等等…无浪手办?
“这是我mas,副队。”周泽楷在一旁“善意”的提醒了一下盯着“无浪手办”的江波涛。
[翻译机日常死机【2/0】]

周泽楷抱着江波涛的手指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醒来后他就发现,虽然还是他的房间,但所有的家具物件都成几何倍的放大。
低头看了看自己,无浪那身他熟悉的装备就穿在自己身上。被人用手指戳脸,扭头看去是自己那张放大的脸,
“嗨,mas早啊,我是你最帅气的一枪哟。”他的卡顶着自己的脸开始自恋起来,用着自己的身体出了房间,没多久就回来了,还是被他家副队捂着嘴推回来的。
现在看到副队听了一枪的提醒之后陷入司机。

“QAQ”
重启完成的翻译机先生看见他家队长一脸委屈,伸出手用食指蹭蹭周泽楷的头发,然后把他放在自己手心上。
周泽楷乖乖坐在江波涛手掌,仰头看向他。而江波涛安置好周泽楷之后,转头看回一枪穿云,开口说:“一枪,在队员面前不准开口,安心做你的mas,我想这对你也有好处。”
开始黑化的副队。
周泽楷还没怎么见过这个状态下的江波涛。
一枪点点头,他也深知这个时候的江波涛,绝不能惹。听一叶之秋说过,孙翔就不曾听话。
后来,后来遇到江波涛的时候都会安静如chicken。可想而知黑化的江波涛有多么可怕了。
不过,不在mas的队员前开口,很简单啊。他这三天本来也并不准备待在轮回。难得来一次人类世界,当然是要好好享受一番。

“小爷要去游乐场,去看电影,去吃m记、冰淇淋、镜糕、炒酸奶、灌汤包、烤冷面、烤鱼、皮皮虾、章鱼小丸子、麻辣小龙虾、银耳莲子羹、肉夹馍、牛肉饼、灌饼、棉花糖、酒酿元宵、奶黄包、糯米排骨、蜜汁梅肉、梅菜扣肉、烤鱿鱼、火锅、烤羊肉串、水果捞、清蒸螃蟹、水煮牛肉、凤尾虾、比萨、仙草、芋圆、糖梨糕。”

唐昊(中下)

短x3
昊翔,双昊
今日两更
食用愉快



把手机放回外套兜里,孙翔扯着唐昊,不由分说先去了鬼屋。没多久,鬼物外的人就清晰的听见无数道“男高音”。

“卧槽这是啥!别靠近老子!!!!”
“mmp!离老子远点!别过来!!”
“鬼大爷你别过来!”

当然不可能是唐昊。
唐昊看着在他面前上蹿下跳的孙二羊,面不改色地推开一位扮鬼准备靠近他的工作人员。笑话,这些“鬼”比魂兽可爱多了,他昊天斗罗会有什么可怕的。这个胆小黄毛未免太大惊小怪了。
他牵着孙翔快步离开了鬼屋,惨叫声随之消散,耳边清静许多,唐昊觉得自己仿佛拯救了世界。
很明显,羊习习就是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痛的二傻子。此时他拉着唐昊排队等待激流勇进。买了两件雨衣,穿戴好,坐在位子上,唐昊看着孙翔激动的样子,顺手揉了揉那头黄毛。
别说,手感不错。
一点一点向上的过程中,天真的孙翔还在兴冲冲地左顾右盼。

到达最高点,一瞬间的停顿之后就是带有尖叫声的快速下滑。
水花四溅。
孙翔现在觉得自己不能再狼狈了,头发湿成缕缕,上衣也湿了一半。下滑过程中雨衣帽子被风吹下去,这样结果自然可想而知了。
下一秒他认知到了自己的错误,翻天覆地就在激流勇进的出口处,机器在运作着,孙翔光是看就产生了想要离开的念头。
那三百六十度翻转可不是闹着玩的。
唐昊怎么可能让孙翔如愿以偿地离开呢?他朝孙翔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在孙翔严重就是魔鬼的微笑。
孙翔的小胳膊小腿儿当然拗不过唐昊。

脚终于碰到大地的时候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刚才顺着强烈的失重感和超重感,孙翔像是去鬼门关那绕了一圈。
所幸活着回来了。
全程听着周围人尖叫声掩盖了音乐声的唐昊表示,
还挺好玩的。

暮色降临,唐昊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天晚乐,他也感觉到了疲劳与困意。
白天跟孙翔玩闹,他都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二十多岁的时,与唐啸阿银一起闯荡大陆时的朝气。
年轻啊。
阖上双眼,唐昊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

唐昊(中上)

实在今天没码完
大概等会会把中下弄出来
斗罗昊x全职昊
昊哥依然硬汉max
以上
食用愉快





世邀赛在中国夺冠后完美闭幕,十四人乘着飞机也回到了祖国,距离夏休期结束还有几周。
众人都不约而同选择放松休息。
当然还是在战队里。

作为一位合格的铁匠,唐昊的生物钟是无比强大的,第一缕阳光洒下的时候,唐昊睁开了眼睛。
没注意自己所在的环境,先向身边看去。空无一人,有个桌子。
急忙翻身下地,不大的房间根本就不是他昨天跟阿银住的地方。陌生的各类物件让唐昊产生一种自己在谁制造的幻境中。
但敢给他制造幻境的人在大陆上还没出生呢。

平行空间穿越是最好的解释。

当唐昊看见镜子中的自己时,情况好像比想象中的麻烦。并不是穿越,而是魂穿。
再糟一点就是这个小子,看起来就很弱。身体没有过多脂肪,但也不强壮气宇勉强蹭到了轩昂的边缘。
就是个毛头小子。
唐昊看着还是比较顺眼的,盘膝坐在床上,又等了两个小时,才推开房门出去。两排魂导器在桌子上摆着,黑乎乎的。
体内没有魂力唐昊并不准备去使用它们,看了看周围还有几扇跟自己刚才出来的房间一样的门,没有任何声响传出来。
这个位面的年轻人,够懒散了。
随意找个椅子坐下,双手环胸,闭目养神,约莫又过了一个小时,门锁“咔哒”一响,一个黄毛走了出来。
“哟,唐昊你今天起的够早啊。”黄毛嚣张小子看见他就打了个招呼,顺着他的话唐昊知道了这具身体的名字,跟自己一样。
那边等孙翔仔细看唐昊之后,恍惚以为自己见到了韩文清。到口的话在唐昊的“瞪视”下硬生生咽了回去。在唐昊身边的一个椅子上坐下,拿出手机点开QQ。

一叶之秋:今天的唐昊不能再不正常,那气势跟韩文清有的一拼。
夜雨声烦:孙翔你是在开玩笑吧,大早上的脑子就不好用了。唐昊像韩文清?你说他像你我都信,今天可不是什么愚人节。
索克萨尔:没发烧吧?
王不留行:发烧的怕不是孙翔。
冬虫夏草:需不需要二两防风?
……

看到喻文州那句话之后,孙翔伸手摸上唐昊额头,还有点距离就被人一把捉住手腕。力道大得惊人,凌厉的目光闪的孙翔眼花。
(孙翔:没想到我已经老到花眼的地步了,老了啊老了。)
以上全是唐昊脑内所想。
事实上,这具身体的习惯完全遏制住他出手的想法。目光给柔和了,语气给放软了。
“没事。”
孙翔收回了手,熟悉感归来,但他还是起身去饮水机那接了一杯水给唐昊。
唐昊接过他递来的水一饮而尽。

晴朗的日子当然是出门,孙翔也是这么认为的。拽着唐昊离开宿舍,直奔游乐场,偶然偏头看了眼唐昊,标准的韩文清硬汉气质扑面而来。
唐昊感受到孙翔的目光,淡淡瞥了他一眼,惊的孙翔一激灵,差点没在人群中跳起来。唐昊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个年轻人太浮躁。当年小三在他这个年龄已经从海神岛回来,复活了小舞,完全不需要别人的担心与援助。
这里的年轻人,都怎么成长的,一个比一个松懈。
他这么想,全然不顾一旁如遭雷劈的孙翔,这下不只是气质像,语气都跟韩文清一模一样了。孙翔再一次打开了职业选手群。

一叶之秋:唐昊现在说话语气也硬汉起来了,怎么破?
王不留行:或许……有个偏方,带他去鬼屋,邪秽自除。
沐雨橙风:翻天覆地可能会起到一部分作用。
生灵灭:试一试激流勇进吧,清醒一点。
一叶之秋:我靠你们怎么知道我在游乐园。
无浪:孙翔你刚刚有在空间发说说。
一枪穿云:是。